下载cbin仲博app-cbin仲博苹果版下载app-cbin仲博软件下载

海外学子分享经验:如何在国外看病

俗话说“看病方知健是仙。”若不幸生病,少不了要经历到医院排队挂号、买药、吃药等程序。如此折腾下来,让不少人“谈病色变”。那么,留学生在国外生病,会有什么故事?听听他们的分享——

回想刚入学时的看牙经历,在英国谢菲尔德大学读研的蔡幸君坦言“真的特别心酸”。

蔡幸君至今记得,当时是一个周末,她去伦敦海德公园玩。吃完随身带的面包,纽卡斯尔突然发现牙缺了一块。因为是刚开学,蔡幸君对英国的医疗系统几乎没有了解,只知道在入学时,学校要求每个留学生购买了海外留学生医疗保险,但她不知道看牙是否属于医疗保险的范畴。去哪看牙?该从哪儿着手?蔡幸君一无所知。

无助之下,蔡幸君的韩国室友告诉她,可以去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NHS)的就医点咨询。可让蔡幸君哭笑不得的是,几天后,她回到谢菲尔德市到学校附近的NHS就医点向那里的工作人员阐明自己的情况后,工作人员让她拨打电线(英国非紧急医疗救助电话)再次进行咨询。

“那时候我刚到英国,几乎听不懂工作人员问的问题,只能连猜带蒙地用英文回答是或否。”当时的蔡幸君十分无奈。本以为这通电话可以安排她看诊,没想到聊到最后,工作人员又报出一串数字,让蔡幸君咨询离她较近的一个NHS的牙科就医点。

当蔡幸君拨通之前工作人员提供的电话后,对方却告知她牙医出差了,要1周后才能回来。“她让我在下周同一时间打电话过去看能不能预约到时间,当时感觉太心酸了。”蔡幸君说。

据蔡幸君介绍,在英国,能归到NHS的牙科诊所很少。如果不能预约到NHS牙科就医点,就只能选择到私立牙科诊所看诊。

万般无奈之下,蔡幸君最终选择到学校附近的私立牙科诊所看牙,但也只能预约到4天后就诊。“终于看上牙的时候,10分钟就检查完了。又预约了1周后补牙,花费175英镑。”蔡幸君说。

“我觉得还好吧,毕竟在国外生活了4年,看病不是什么特别困难的事。”刘丽(化名)今年6月从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统计学系毕业,说起当初在国外看病的经历记忆犹新。

刘丽告诉笔者,她留学所在的卑诗省要求每个人都购买医疗服务计划(简称MSP),费用为每月37.5加拿大元,办理成功后,会得到一张个人专属的医保卡,到医院看病需要出示该卡。

回想起第一次到医院就诊的经历,刘丽仍然觉得无语。“我第一次进医院是因一块很小的鸡骨头卡在喉咙里。”刘丽说,“护士为我登记各种基本信息、测量完体温后,便让我在等待室等候叫号。这一等,便是3个多小时。倒是整个治疗过程很顺利,鸡骨头很快就被取出来了。”

在急诊室,刘丽注意到,急诊叫号并不是按照排号顺序,而是按照病情的轻重缓急。“之前,我朋友看急诊时的症状是胸痛加呕吐,登记完没多久就被叫号了。我的病症轻微,所以等候时间较久。”刘丽说。

尽管在加拿大的第一次看病经历让刘丽印象深刻,但她觉得卑诗省的医疗福利不错。“一般看急诊都不需要花钱,还可以享受免费打HPV九价疫苗等福利。”

“一言难尽。”正在韩国公州大学就读的郝艳茹回想起自己在韩国的看病经历,发出了这样的感叹。“记得当时是一个周五,我发现嘴有点歪,便怀疑自己‘中风’了。但到了医院才发现,医生们下午下班很早,且很多医院周末都休息,并不接诊。”

心急之下,郝艳茹的男友决定带着她从公州到大田跨城看病。当她和男友到达大田的医院时,医生告诉他们治疗她症状的医生那天不上班。“虽然医院周六下班时间早,但周日上班的医院却非常少。没办法,我们只能返回学校,在家里等。”郝艳茹说。

最终,郝艳茹只能忍着不适熬到了周一,到一家私立医院就医。“当时感觉太无助了,尤其女孩子还爱美,真是焦虑。”郝艳茹说。

许晓雨就读于澳大利亚悉尼大学,留学这几年,除非是紧急状况,一般她很少去医院看病。“因为除非是特别严重的病,医院会尽快安排治疗。如果只是普通感冒发烧要预约很久,不如自己吃药。”许晓雨说,“在澳大利亚,基本上大家都有相对固定联系的全科医生,相当于家庭医生,时间长了,医生和病人也都熟络了。”

一次外出游玩时,许晓雨不小心被蜘蛛咬伤了脚踝。“当时没什么感觉,但是过了几天脚踝就变得红肿,又痒又疼。”因为咬她的那只蜘蛛是体型稍大的黑蜘蛛,所以许晓雨非常害怕,便去找自己常联系的郑医生,“虽然伤口不大但又痒又疼,我怀疑是不是中毒了,也想到自己是不是时日不多了。”

“一进郑医生的办公室,我就开始嚎啕大哭。郑医生先被吓了一跳,后来查看伤口后说:‘没什么事,擦点药就好了’。”说到这,许晓雨忍不住笑了,“郑医生当时准备了各种医疗器械,结果是我有些大惊小怪,当时真是觉得太尴尬了。”

艾娃(化名)在英国爱丁堡大学读研期间,不幸患上了脓毒症。“复活节假期时,我回北京面试。在从北京回爱丁堡的飞机上,我开始发烧。”但到达爱丁堡的当天是周六,艾娃要就诊的社区诊所不上班,而要转去医院也需要社区诊所开具证明。无奈之下,艾娃只好等到周一。

两天后,艾娃才顺利就诊,虽然吃了社区诊所开的药,但依旧高烧不退,并且还伴随抽搐。她不敢再拖下去,便和朋友一起搭乘出租车,请司机帮忙送到任意一家医院。“司机直接把我们拉到爱丁堡皇家医院(公立医院),由于不是从社区诊所转入的病人,门诊医生对我的病情不了解,我和朋友只好借助词典描述症状。”艾娃说,门诊医生给她做了基本检查后,开了退烧药和消炎药。“医生同时叮嘱我多喝水。回到宿舍后,我感觉情况更严重了,谢菲尔德和清华谁好只好和朋友再度回到医院。”

这次到医院后,医生立刻安排艾娃住院。“最开始我住在急诊病房,凌晨3时护士把我转到了肾移植病房。我当时特别害怕,以为自己的肾脏出了问题。”在肾移植病房住院的第一天,艾娃做了一系列检查后,打了点滴。“周四早上医生查房时告诉我,他们一开始怀疑我是尿毒症,但看到检查结果,发现是虚惊一场。当时听到这句话,我心里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jcheraldtribune.com/,纽卡斯尔最后确诊我患的是脓毒症,也就是全身性感染。”

虽然治疗过程艰辛,但艾娃表示,当地医院的福利很好。“每天晚上,护士都会送来隔天的菜单,第二天会根据你的勾选把餐点送到床前。医护人员的态度也很好,晚上抽血时,护士还会陪我说话。”艾娃说。

去谢菲尔德还是去帝国理工好?

目前我收到了英国帝国理工和谢菲尔德大学的offer,报的是materialsscienceandengineering.帝国理工学费比谢菲尔德一年贵差不多1万英镑。。。我查了好久帝国理工都没有找到本科奖学金是…

目前我收到了英国帝国理工和谢菲尔德大学的offer,报的是materials science and engineering. 帝国理工学费比谢菲尔德一年贵差不多1万英镑。。。我查了好久帝国理工都没有找到本科奖学金是中国人可以申的,哎。谢菲尔德已经给我减免了2000英镑,还有一个中国人的奖学金我是可以申请的有6500英镑一年。我觉得虽然帝国理工好,但是三年读下来学费差好多。我以后还想读研究生的,本科不知道该怎么选。有没有人可以给写建议的?谢谢谢谢了。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当然是帝国理工了。谢菲尔德虽然也很不错,但是跟帝国理工差了不止一万英镑的档次,你既然有机会去读帝国理工,为什么还要选别的。很多人抢的头破血流都抢不来。你读完帝国理工,再申研究生,你的条件应该能拿奖学金读硕士了。所以之后先不用担心。你的家庭条件应该不差,不知道你纠结什么~!教育是一种投资,好的学校就是投对了地方。自费读清华和免费读北京理工,你选哪个??同样的,等你从谢菲尔德毕业出来,你就后悔了~!对你研究生也没多少好处,你的明白?

从学校的角度,明显帝国理工好。但是从经济的角度,谢菲尔德大学可以帮你节省不少钱。

展开全部有人拿清华和北理工来比喻帝国理工和谢菲尔德,真的有点扯了。帝国理工虽然是很好,但又不是牛津和剑桥,没必要纠结太多。帝国的学费就是出了名贵的,就是想靠他的那点名气来捞钱。而且,伦敦的生活费起码是谢菲尔德的2-3倍。所以通常在伦敦上学的都是那些富二代比较多。

谢菲这学校在英国人眼里不比帝国差多少的。而且英国的本科学位是分等级的,就算你是帝国毕业,如果你的毕业成绩不好,那么人家还是不会鸟你的。你说你还要读研究生,只要你在的本科能拿到first class的话,你到时申请牛津和剑桥的研究生都不是很难的。

如果你是富二代,家里经济允许,当然是去读帝国。如果你家里一般,能省下个几十万去读谢菲尔德,我是很赞成的。

谢菲尔德大学(The University of Sheffield),简称谢大,世界百强名校,英国顶尖学府,位于英格兰第四大城市谢菲尔德市,在英国乃至全世界一直享有极高美誉,是世界著名的教学科研中心。其建校历史可追溯到1828年。

作为英国最顶尖的百年老牌名校之一,谢菲尔德大学以其卓越的教学质量与科研水平而享誉全球,共培养出了五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其工程学院更是与剑桥大学、帝国理工大学并成为英国工学领域的顶级代表。

谢菲尔德大学在教学与科研方面有崇高的声誉,在7年一次英国官方组织研究卓越框架(REF)评估中,谢菲尔德大学综合实力位居全英第12名。 作为英国最著名6所的“红砖大学”之一,谢菲尔德大学是英国众多百年老牌知名大学中最具有国际声望的世界一流大学之一,为世界大学联盟成员、英国常春藤罗素大学集团(The Russell Group)、欧洲大学工会(EUA)、联邦大学公会(ACU)、白玫瑰大学联盟的成员。谢菲尔德大学商学院获得AACSB(国际高等商学院协会)、AMBA(英国工商管理硕士协会)和EQUIS(欧洲教育认证)三大资格认证成为全球第57个拥有一流商学院的大学。

伦敦帝国学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又称帝国理工学院,或简称帝国理工,成立于1907年,位于英国伦敦,是英国罗素大学集团成员、金砖五校之一、欧洲IDEA联盟成员,是一所享誉全球的顶尖高等学府,在2014QS世界大学排名中名列第二。帝国理工与剑桥大学、牛津大学、伦敦政治经济学院、伦敦大学学院并称为“G5超级精英大学”,其研究水平被公认为英国大学的三甲之列,并以工程、医科专业、商学而著名。英国教育界素有“三足鼎立”说法,文科牛津,理科剑桥,而工程当属帝国理工学院。

英国谢菲尔德大学校长科恩·兰伯茨教授一行访问清华

2月28日,英国谢菲尔德大学校长科恩·兰伯茨(Koen Lamberts)教授一行访问清华,清华大学副校长、教务长杨斌在工字厅会见了来宾。双方就推动两校合作交换了意见,并签署校级合作备忘录。

杨斌对兰伯茨一行的到访表示欢迎,并介绍了清华大学近期在交叉学科研究方面的发展情况和全球战略实施取得的成果。杨斌表示,清华希望在全球范围内建立更多优秀的学术合作关系。谢菲尔德大学是世界一流研究型大学之一,此次两校首次签署校级合作协议,希望双方继续推动在学生交换、学者交流、合作科研以及联合培养等方面的合作。

兰伯茨说,谢菲尔德大学拥有和清华大学类似的全球化理念,谢菲尔德大学希望与清华大学进一步增强合作,发挥两所学校的学科优势,共同助力全球问题的研究和解决。

国际处处长郦金梁、未来实验室主任徐迎庆等参加会见。会见结束后,兰伯茨一行参观了清华大学未来实验室。

谢菲尔德大学是英国众多百年名校中最具有国际声望的世界一流研究型大学之一,以其卓越的教学质量与科研水平而享誉英国乃至全球,共培养出6位诺贝尔奖获得者。

11月23日上午,巴西联邦教学支持与评估局(CAPES)副主席吉拉尔多·努涅斯·索布林诺(Geraldo Nunes Sobrinho)带领巴西教育系统、驻华使馆、高校代表一行20人访问清华大学,清华大学副校长杨斌在工字厅东厅会见了来宾。化工系主任赵劲松,中巴气候与能源中心主任刘德华等出席活动,国际处副处长孟波主持活动。

10月8日-9日,清华大学校长邱勇在清华大学东南亚中心奠基期间访问印度尼西亚巴厘省,围绕东南亚中心的筹建情况与愿景、推进“一带一路”建设与中印尼教育人文交流、教育创新及可持续发展等主题,与印尼总统特使、海事统筹部长卢胡特·潘查伊坦(Luhut Binsar Pandjaitan),中国驻印尼大使肖千等进行了会谈交流。在巴厘省期间,邱勇还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副总裁张涛等清华校友进行了交流。

9月29日下午,“2018港澳教育界国庆访问团”一行220人来访清华大学。清华大学副校长、教务长杨斌在艺术博物馆会见了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教育局局长杨润雄、澳门教育暨青年局局长老柏生、中央政府驻澳门联络办教青部部长徐婷和中央政府驻港联络办教科部副部长刘建丰等港澳行政部门官员以及港澳校长代表和优秀教师代表。

8月11至12日,清华大学副校长、教育基金会理事长杨斌访问香港,会见了多位清华大学重要的捐赠人、合作伙伴及校友。教育基金会秘书长袁桅、副秘书长李冰、王丹、赵劲松陪同出访。

8月13日至15日,清华大学副校长兼教务长杨斌率团访问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访问当地高校、政府部门、企业和基金会,就推进中国与马来西亚、中国与印尼之间人才培养与教育合作深入交流,探讨切实有效的合作模式,为国家间人文交流和友好关系发展贡献力量。教育基金会秘书长袁桅、国际处副处长孟波等参加访问。

6月24日下午,法国总理爱德华·菲利普(Edouard Philippe)访问清华大学,并做客海外名师讲堂,发表了题为“创新:服务全球挑战的战略合作”的主题演讲,与清华学生进行了互动交流。

6月13日,清华大学杰出访问教授聘任仪式在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举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丹尼·亚历山大爵士(Sir Danny Alexander)受聘为清华大学杰出访问教授,副校长、教务长杨斌出席仪式并向亚历山大颁发聘书。

5月7日下午,台湾政治大学校长周行一来访清华。校党委书记陈旭在座谈后与来宾简单交流并合影留念,校党委副书记邓卫在工字厅与来宾会谈,就进一步加强合作进行深入交流。

3月27日,英国伦敦国王学院(King’s College London)校长爱德华·伯恩(Edward Byrne)教授访问清华大学。校务委员会主任陈旭在工字厅会见了伯恩,并就进一步加强两校合作进行了交流。来访期间,伯恩教授受聘为清华大学“杰出访问教授”,并做客“海外名师讲堂”发表主题演讲。

在过去6年中(2012-2017),清华大学共有79名同学入选该项目,占总录取人数的72.4%,在4所高校中优势明显。同时,大批同学在研修中脱颖而出,取得优秀成果。

6月21日,美国布鲁金斯学会总裁斯特罗布·塔尔伯特(Strobe Talbott)先生、常务副总裁马丁·英迪克(Martin S. Indyk)先生、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国中心主任李成先生访问清华大学。清华大学副校长、教务长杨斌在工字厅会见布鲁金斯学会一行,双方就进一步推进合作展开交流。

5月12日,美国工程院院士、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工程能源环境研究所所长、氢能中心主任布鲁斯·罗根(Bruce E. Logan)受聘为清华大学杰出访问教授仪式在环境学院举行。

11月25日上午,瑞典厄勒布鲁大学教授、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EP)化学品资深科学顾问、环境领域国际知名杂志Chemosphere持久性有机污染物(POPs)分册原主编、POPs领域国际顶级学术会议二恶英年会国际咨询委员会主席海迪·费德勒(Heidelore Fiedler)博士受聘为清华大学杰出访问教授仪式在环境学院举行。环境学院院长贺克斌教授出席仪式并为费德勒博士颁发聘书。费德勒长期从事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研究,有30年的POPs学术研究和管理经验,是国际POPs研究领域具有重要影响的领军人物。其研究领域涉及POPs产生机理、排放和控制技术、二恶英排放清单等,直接负责编制和更新了UNEP二恶英排放清单计算工具包,指导80多个国家建立了二恶英排放清单,促进了斯德哥尔摩公约的实施。费德勒博士发表学术论文150多篇,主编或共同编著了50余部学术专著,单篇论文最高引用超过1257次。

11月4日,清华大学杰出访问教授聘任仪式在清华大学音乐厅举行。美国前财政部长、哈佛大学前校长劳伦斯·萨默斯(Lawrence H. Summers)受聘为清华大学杰出访问教授,未来将正式加入清华大学苏世民学者项目的教学工作。清华大学校长邱勇出席仪式并向萨默斯颁发聘书。